logo
当前位置:首 页 > 人体 >脑域 > 查看文章

忘不了,我该怎么办

脑域 你是第2985个围观者 0条评论 供稿者:

忘不了,我该怎么办

忘不了,我该怎么办

令人生厌的广告宣传语,纠缠着在脑海里回荡;看完恐怖电影,那些可怕的场景在记忆中一时难以抹去。生活中,许多人会有这样的体验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随着时间过去,这种体验感觉也就逐渐淡薄了。而对有些人来说,这种体验成为了过于“牢固”的记忆,并由此饱受困扰。那该怎么办呢?

  让我忘了吧!

“忘不了”是一把双刃剑,有时它会给予我们最有效的保护,有时又带给我们挥之不去的痛苦。

远古时代,我们的祖先没有书报也没有电视,他们想要了解自然界中什么动物是危险的,什么植物是有毒的,很大部分来源于亲身经历。和敌害交手的过程,让他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,这些“记忆”自然是记得越久越好。

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士兵伤亡率高达56%。侥幸存活的士兵也有很多患上了一种称为“弹震症”的精神疾病,会不断回想起战友死亡的场景,噩梦连连,夜不能寐,最后会完全丧失战斗能力甚至不能正常生活。战争带给人们的创伤,造成一种新的疾病,被称为创伤压力心理综合征(PTSD)。越南战争中,PTSD的发病更为明显。难以忘却的惨痛回忆,不仅让患者无法正常生活,甚至引发严重的自杀倾向,对社会也产生极大的负担。

忘不了,我该怎么办

“用力”去忘记?

痛苦的回忆挥之不去,有什么办法可以快点遗忘呢?对着自己说:“我要忘记它,忘记它,忘记它!”会有效吗?

“用力”去忘只会适得其反,这在心理学上称为“压抑后反弹效应”,最早由哈佛大学心理学家丹尼尔·魏格乐研究提出。他做了一个著名的“白熊实验”:他将参与实验的人分为两组,开始时对两组人都提到了“白熊”。不过,他要求第一组在接下来的五分钟内绝对不能去想跟“白熊”有关的事情,而第二组则没有这个限制。五分钟之后,让两组人自由思想,不过,一旦闪过“白熊”这个念头,就要按铃汇报。你猜哪组人按铃的次数比较多?第一组!也就是经历了压抑的一组,按铃的频率明显高于第二组。让他们不要去想,他们反而想得更多。

事实上,“记”和“忘”就是这样一个不对等的过程。我们可以通过短时间的努力,去记住一些事情、一串数字、一篇课文。然而,想要在短时间内使劲忘记一件事情却很难。

忘不了,我该怎么办

  脑海中的橡皮擦 

面对那些想忘忘不了、并且影响了正常生活的恐惧记忆,心理医生有没有办法来帮助PTSD患者们呢?和“压抑后反弹效应”恰好相反,医生们采用了让患者“想”的方法,来实现“忘”的治疗效果。这就是“暴露疗法”或者“证词疗法”。

医生布置了一些患者记忆中出现的场景,让患者在这个场景中开始冥想那些让他们苦恼的记忆。多次“暴露”之后,这些恐惧记忆引起的焦虑、害怕等负面情绪明显下降,并且随着治疗的进行,想忘忘不了的情况也会逐渐消失。

“证词疗法”也是类似,医生让那些受暴力袭击或者目击了暴力事件的证人,像在法庭作证一样,口述暴力事件发生的过程,提供他们的“证词”。经过这种治疗,暴力事件的记忆对他们所造成的心理创伤会明显减弱。

QQ:279582008

—— 100000whys

100000whys
众说纷纭Comments
大眼 可爱 大笑 坏笑 害羞 发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晕 流汗 困 腼腆 惊讶 憨笑 色 得意 骷髅 囧 睡觉 眨眼 亲亲 疑问 闭嘴 难过 淡定 抗议 鄙视 猪头
小提示:直接粘贴图片到输入框试试
努力发送中...
  • 评论最多
  • 最新评论
  • 随机文章
footer logo
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、转载、修改、复制、发行、出售、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
Copyright © 100000whys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. by 100000whys